钛合金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钛合金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杀人抛尸逃不掉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27:04 阅读: 来源:钛合金厂家

感觉到有东西爬过脸上,感觉到了痒,条件反射的抬手就抹了一把脸,抹到手上一片湿漉漉的,还粘皮肤。睁开眼睛,江争躺在家里那张宽大的床上。

天已经大亮,没有拉窗帘的窗户,无阻碍的投入了外面的阳光。窗户开了一道缝,有约两指宽,足够苍蝇沿着窗框爬行着穿过。嗡嗡嗡,乱舞在空中。

江争抬起手,举到眼前看,刚才抹到手上的一片湿漉漉的,是鲜红的血,腥味扑进他的鼻子。百分一百的确定,他的脸上也糊满了血。不用照镜子就能想象出来,活象浴血的恶鬼。

“啊!”他失声大叫,一把掀飞了盖在身上的被子,因为被头上留有多只血手印。是他躺上床睡觉时,抓过被子往身上盖时留下的。

江争跳下床,光着一双脚站在铺着浅色地砖的地面上。拖鞋不在床边。一串光脚的血足印,从床边一路延伸至卧室的门外。

江争沿着那串自己昨夜里一路踩过留下的血足迹,穿过了铺着同色地砖的客厅,站在了卫生间的门口。更震惊了。呆看着,铺着同色地砖的卫生间里,一个女人,一丝不挂,蜷缩着,侧卧在一大滩血泊中。

血液表面已经凝结成一片深色的黏膜。更多的苍蝇乱舞在卫生间里,爬在尸体上,沾在血泊上吸食着粘稠的血液。女人的脸,江争不认识,是张陌生的脸。她睁着一双大眼睛,眼睛珠子失去了光泽。活着时,她是个漂亮的年轻女人。一头长发,湿漉漉的,全被血液粘在了惨白的皮肤上。

“我杀了人了!”江争的脑袋一片空白。被眼前的女尸惊骇到,双腿发软,腿肚子的肉在抽搐,歪向旁边,靠在了客厅的一面墙壁上。后背贴着墙壁滑了下来,屁股跌坐在地上,疼痛让他一个激灵。双手抱着头,十指抓着头皮,指甲盖抓破了头皮,仍在抓着。

他依靠疼痛来激发自己的灵光闪现,想出一条自认为是个好办法,解决掉眼前的大问题。想好了,抛尸灭迹。他从地上站起来,到卧室找旅行箱,用来装尸体。进卧室后,这才看见,在卧室的墙角落里有一只旅行箱,不是他的。颜色是醒目的粉红色,密码锁是打开的。旅行箱只是合拢着,双手一扒拉,就打开了。

江争看见,旅行箱子里面放着的全是女性的衣物。将旅行箱清空,倒腾出来的衣物中夹有身份证。头像是女死者的,地址是外地的,名字是杜姗姗。

想不起来有听过这个名字,他没时间去探究这个被他杀死家中的杜姗姗,究竟与他有着怎样的前尘往事。抱起杜姗姗冰凉的尸体,装进旅行箱中。拖拉着,箱子底下的四个滑轮骨碌骨碌的一串响。拖拉进了电梯,向下运行。中途停在了14层,电梯门打开,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太出现在电梯门外,穿着与季节不合适。

江争穿着短袖,单薄的一层布料。老太却是毛线编制的灰色外套,还围着一条红色大围巾,垂着几颗毛茸茸的团状装饰物。老太拄着一根拐杖,突突兀兀的表面,漆黑一片。不凑近了看,看不出来是浮雕了什么形状。拐杖伸进了电梯,碰在了电梯厢的地上,发出了一声轻轻的闷响。

老太没有跨进电梯,她盯着电梯厢内的粉红色旅行箱,停了两秒,收回了伸进电梯的拐杖。在电梯门快要完全的合拢上了,老太的视线突然从粉红色的旅行箱上,转到了江争的脸上。

电梯之后没有再停过,一直运行到地下停车场。江争拖拉着装有杜姗姗的行李箱,来到自己的私车边,打开车的后箱盖,吃力的将行李箱抱起来,塞进后箱。他驾驶着私车离开了停车场。

此时是深夜十一点钟后,他特意挑选夜深的时候,驾车外出抛尸。向着灯光稀少的方向前行,一直驶到看不到灯光的树林边,停下了。目的地到了。他打开车后箱,没有将粉红色的旅行箱抱出车后箱,而是直接在车后箱中打开了旅行箱,抱出了杜姗姗。

旅行箱对他还有用处,还需要回家去装杜姗姗遗留在那里的全部衣物,然后再一起处理掉。江争抱着冰凉的尸体走进树林的深处。有车头的灯光做照明,在高低不平的泥土地上行走。

深一脚,浅一脚,走到了车头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之处。松开双手,丢下了尸体。就抛尸在这里,前不着村,后不着村,一般不会有人钻进树林深处,短期内不会有人发现。时间长了,当尸体在高温天气里快速的腐烂成一堆白骨,被发现了,也查不出身份了。

江争驾车返回了地下停车场。拖着空空的旅行箱,乘电梯,向上运行,回到了家中。将杜姗姗遗落的全部衣物装回了粉红色的旅行箱中,扣上了密码锁。不知道密码没关系,他再也不会打开这只本来属于杜姗姗的旅行箱。会在明天天亮后,驾车运到更远处的一片垃圾填埋区丢弃。会随着垃圾一起,填埋起来。不用他再费神的挖坑掩埋了。

江争把旅行箱放在了大门边,方便明天出门时,拖着就走。接下来就是清理家中的血迹。

清理干净了地面,将床上沾了血迹的铺盖塞进洗衣机。全自动模式,清洗,脱水,烘干。他累了,卫生间的墙壁上还有喷溅上去的大片血迹,没有精力继续清理了。倒在客厅的沙发上,呼呼大睡。

门铃的响声,闹醒了睡梦正酣的江争。睁开眼睛,窗户外面的阳光投进了屋内。他一边走近门边,一边问:“是谁啊?”

门外传来回答:“送快递的。”

江争打开了门。突然,门外冲进来几个汉子,将他按倒在地,双手反扭到了背后,扣上了一副手铐。是警察来抓他了。江争抵赖:“我没做违法的事情!”

几个警察控制住了他后,就在屋子里查看。一扫眼,就看见卫生间的墙壁上,江争还未来得及清理的大片的喷溅状血迹。门边放着的粉红色的旅行箱被警察撬开,里面的衣物中有杜姗姗的身份证。

一个警察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,翻出一张图片,是铅笔绘画的女性头像。大眼睛,瓜子脸,长发披垂,和身份证上的杜姗姗对照上了。江争从警察那里听说,是住在14层的老太,到派出所报警。

乘电梯的时候,看见住在17层的江争,一脸的血,赤着上半身,也沾满了血迹。一只手揪住了蹲在旁边的年轻女人的头发。女人裸体,浑身是血,睁着一双大眼睛,流淌着两道血红的泪水。

根据老太的描述,刑警队的技术员素描出了年轻女人的肖像。到江争家逮捕他,没有找到被他伤害的那个年轻的女人,却找到了还留在卫生间墙壁上的大片喷溅状血迹。还在门边的粉红色的旅行箱中,找到了年轻女人的身份证,杜姗姗。

是外地来与江争奔现的微友,没有互相介绍真实姓名,以网名互相称呼,职业是个边缘女。在江争喝的酒里偷偷加了助兴的迷幻药,手一抖,加多了量。

江争在迷幻的作用下,误杀了杜姗姗。记忆因为神经类药物的损伤而缺失,记不得被他杀死的杜姗姗,就是昨天晚上从外地赶到他家奔现的微友了。

一宗凶杀案件快速的被破案了,为了奖励报警的老太,警察带着奖金到14层找她。开门的是个中年女人,是老太的女儿,当听到警察说明了来意后,吃惊的说:“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我妈元月里走的,走了有半年了。死掉的人怎么会跑去派出所报警呢?!”

警察调出了老太在派出所报警的这段监控视频,老太本应该出现在监控视频中,但从头到尾,都看不到她,全程都是接待老太的警察们在对着空气说话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故事会民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”的文章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