钛合金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钛合金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中山市市民网络下达指令专业菜农实体操作图中穗省藤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5:01:34 阅读: 来源:钛合金厂家

中山市市民网络下达指令专业菜农实体操作(图)

【导语·中国蔬菜网】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有一个农场,农场里有专业菜农负责实际种植,市民只要通过网络可查看农场耕作。另外农场主还增加模拟“开心农场”的玩法,市民通过网络下达施肥、摘菜,甚至“偷菜”的指令,由专业菜农实体操作,最后吃上“放心蔬菜”,而种农场蔬菜的植情况可以通过网络向买家直播。

甘剑文,这位原以网络科技为职业的科技达人,转行当起了农场主。在他的农场里,专业菜农负责实际种植,社区居民通过网络可查看农场耕作。另外还增加模拟“开心农场”的玩法,市民通过网络下达施肥、摘菜,甚至“偷菜”的指令,由专业菜农实体操作,最后吃上“放心蔬菜”。

1580元 一家人可吃一年的菜

在坦洲镇永一村,一块简易木牌一路指引记者来到甘剑文的农场。由于坦洲和珠海接壤,该农场吸引了不少珠海市民。

在自主研发了农场网络平台和试验田搭建完成后,今年9月,甘剑文开始以每年790元的推广价邀请周边社区居民注册成为农场会员。在坦洲理工学校当老师的黄丽昆和多名同事加入第一批用户的行列,其和同事4人一共认购了4块地(每块地约10平方米),种植了8种蔬菜,以满足4户家庭的需求。

初到农场考察,黄丽昆心中也盘算了一下,每年790元的价格平摊下来,所花费用甚至比普通市场上买到的菜还便宜,价格很划算。目前,经过口耳相传和甘剑文的推广,农场周边已有7个社区100多户居民加入成为会员。

甘剑文告诉记者,若是认购了两块地,即花费1580元,蔬菜的种植和收成周期基本能满足用户每天的用菜需求。

种植情况通过网络向买家直播

在农场的菜地上,记者看到,9个高清摄像头正对着农场的各个角落,这是会员们可以从不同角度随时查看菜地情况的必需装备,每块菜地都插上了会员所在社区的名字,每块菜地约10平方米,会员可以自行选择种植2种蔬菜。菜农周瑞兴正在对一块种植了油菜心的地块施肥。

此外,农场也在自行种植蔬菜,提供给前来买菜的人们。用户黄丽昆也提出,希望农场将来能种植更多不同品种的蔬菜,在吃腻了自家菜的时候也能买菜尝尝鲜。

在蔬菜成熟期,黄丽昆一家人几乎每天都能吃上农场里种出来的蔬菜,虽然不是所有品种尝起来味道都比市场上售卖的蔬菜好,但认为吃得比以前更放心。农场还给家庭生活增添了新的乐趣。每逢周末一家人到菜地劳作、玩耍,孩子喜爱接触大自然,这一切都令黄丽昆感到身心愉悦。

“偷菜”实为社区蔬菜互换

而在甘剑文看来,用户还能在网上游戏和现实中实现“偷菜”功能,其实就是和其他用户交换蔬菜,由于网络平台是以社区为单位,会员之间互为邻居,在甘剑文看来,这样的方式能够增进邻里之间的交流和互动,为现代城市生活带来更多人情味。

记者亲身体验了甘剑文的“开心农场”。在电脑上注册为会员并登录平台后,进入相关页面,可以看到宛如游戏版“开心农场”的菜地,每个会员头像下方都有自己的菜地基本信息,包括种植了什么蔬菜、是否能收割等,还能实时查看真实菜地的情况。如同开心农场的操作模式,用户可点击翻土、种菜、施肥、收割等功能,这一系列的网上操作会被后台工作人员收集为指令,再传达给农户。在蔬菜成熟后,用户可以自己到农场采摘,也可以由农户收割,并由配送员将蔬菜送上门。

菜农反响

新模式收入固定没风险

甘剑文称其花费十多万元正式投入真实版“开心农场”网络平台和现实农场的搭建,同时游说菜农加入,负责日常的农场耕作。

甘剑文说,说服菜农比较简单,“我给他们算了一笔账,年景好的时候每年纯收入有三四万元,如果加入农场,他们的收入可以提升50%。”

1977年生的周瑞兴来自广西,在坦洲租种了十余亩菜地。在过去的五六年时间里,他和家人靠种菜卖菜的收入维持基本生活。他告诉记者,天气因素对蔬菜收成影响较大,加上市场流通环节造成菜价不稳定,“今天一斤2块钱,明天又变成1块5。”因此,尽管“日捱夜捱”,平均年收入仅四五万元。

今年8月份起,在甘剑文的说服下,周瑞兴拿出4亩“试验田”合作农场项目。周瑞兴提供土地和进行日常管理,对天气因素造成的减产和损失无需负责。甘剑文则提供技术支持,包括网络系统和有机种植方法,并负责销路推广。在每个客户缴纳的费用中,甘剑文提取其中500元付给周瑞兴作为报酬。

周瑞兴高兴地说,截至目前,已有超过100名客户注册成为会员,自己也有了5万多元的收入,“这样的收入很固定,没有风险。”

链接

什么是CSA?

C SA的概念于20世纪70年代起源于瑞士,并在日本得到最初的发展,当时的消费者为了寻找安全的食物,与那些希望建立稳定客源的农民携手合作,建立经济合作关系。简单来说,C SA是不要中间商来操纵当地的食品经济,即省去了批量收取商、运输商、批发商以及零售商等环节,而社区的每个人对农场运作作出承诺,让农场可以在法律上和精神上,成为该社区的农场,让农民与消费者互相支持以及承担蔬菜生产的风险和分享利益,恢复农民和消费者之间的友好关系。

隐忧

没有认证但自称“有机”

由于该农场自称为有机农场,对于记者提出有机农场必须经过相关机构做资质认证的问题,甘剑文坦言,自己的农场确实没有去认证过,但农业局会定期到农场检测农药是否超标,其也可以保证种植过程均采取无公害方式,不用农药并使用有机肥。

同行对于该农场也持保留态度。对于甘剑文的农场项目,曾在广州创立“市民农园”的杨学彬认为很有新意,由于增加了家庭参与和网上操作的乐趣,“一开始肯定能受大众欢迎”,而蔬菜种类是否丰富、服务细节能否到位,以及整体的经营管理都将决定项目可否持续,对此仍有待观察。其又指出,近几年国内CSA农场项目兴起,但大部分以失败告终,而有的项目因为有资金支持背景,因此尚能持续,但前景堪忧。除了经营不善外,现代人生活节奏快,精力不足,易生惰性,对一类事物难有持续热情和兴致或许是项目难以为继的关键因素。

对于目前市场上大量推出的有机概念,杨学彬认为,受雾霾、土地污染、酸雨等大环境的影响,真正有机较难做到,需要让用户清楚了解知道自己购买的产品来源,知根知底才能带来安全感。

杭州治抑郁医院多少钱

安徽青少年癫痫的专科医院哪家好

治疗男科医院排名

割包皮医院哪家好

相关阅读